關於 Whim   |   活動花絮   會員專區   |   購物條款   |   登入/加入   |   客服總部     
異想飾界 異想囈語 靈魂符碼 夢想城堡     搜尋             購物袋

探索---夢露的傳奇一生


早年生活

 夢露出生於加利福尼亞州洛杉磯市立醫院,原名為諾瑪·簡·莫泰森(Norma Jeane Mortensen)。後來她的外祖母為她洗禮,並由美國傳奇女傳教士艾梅·麥克弗森改名為諾瑪·簡·貝克(Norma Jeane Baker)。

 

夢露的傳記作者認為她的出生證明所記載的馬丁·愛德華·莫泰森(Martin Edward Mortensen)並非是她的親生父親,因此未能確認她的生父為誰。而查爾斯·斯坦雷·基佛德(Charles Stanley Gifford)最有可能是她的生父,因為他是夢露的母親格蘭戴絲·皮爾·夢露·貝克(Gladys Pearl Monroe Baker)在電影院的同事。剛剛離婚的基佛德並不希望被婚姻束縛,當他聽到夢露母親懷孕後,便離開了她。

 

窮困的格蘭戴絲並不能撫養小夢露,而且她的母親也不願意收留這個女嬰,因此小夢露即被安置在洛杉磯市中心西南部霍桑的艾爾伯特和伊達·勃蘭德爾的領養家庭中,直到七歲為止。勃蘭德爾一家是基督徒,他們靠著領養孩子來增補拮据的收入。在夢露的自傳《我的故事》(由本·赫希特執筆)中,她一直以為韋恩和伊達是她的親生父母,直到伊達把殘酷的事實告訴她。夢露去世後,伊達對媒體承認,她當初與韋恩曾認真考慮是否領養夢露。

 

根據《我的故事》的講述,格蘭戴絲在每個星期六都回來探望小夢露,但是從來不摟抱或者親吻她,甚至從來沒有笑容。有一天,格蘭戴絲宣布已經為她買了一棟房子。在搬家的幾個月後,格蘭戴絲開始精神失常。夢露回憶說她的母親時而尖叫時而狂笑,最後被送往在諾瓦克的州立精神病醫院。事實上,格蘭戴絲的父母也都在精神病醫院中過世。

 

於是,諾瑪·簡成了一名孤兒。格蘭戴絲的好友格雷斯·麥基和戈達德成為她的監護人。1935年,格雷斯結婚後,諾瑪·簡被送到洛杉磯孤兒院,之後她又陸續到過12個領養家庭,在那裡她受到了虐待和冷遇。但是,並無其他證據可供證明夢露真的在這麼多的家庭中生活過以及她所受的遭遇。在採訪中,夢露習慣戲劇性地描述她的童年。1941年9月,格雷斯再次領養了她。之後,夢露被介紹與鄰居的兒子詹姆士·多爾蒂結婚。這是因為格雷斯一家將前往美國東部居住,他們認為婚姻會是小諾瑪的最好歸宿。由於當時夢露的年齡尚小,她只能選擇結婚或者被送回孤兒院。

 

踏上社會

 

1945年,諾瑪·簡成為一名降落傘工廠的檢驗員。在一次偶然中,攝影師發現了她的外貌,希望將她的照片刊登出來用以鼓舞美軍。不久,她搬出了婆婆的家,並與一位模特兒經紀人簽約,後者引薦她與二十世紀福斯公司簽訂第一份演出合約。首先是一部二流影片《Scudda Hoo! Scudda Hay!》中飾演一個鬨動教堂的女孩,但是只有一句台詞。之後她又扮演一個坐在賽艇上的女孩,但是大部分鏡頭都被刪除,只留下一個長鏡頭。

 

在《我的故事》中,夢露說明了她如何選擇了她的藝名。當格雷斯聽到諾瑪說福克斯公司建議她使用「瑪麗蓮」這個名字的時候,她馬上回信說這個名字與格蘭戴絲的本姓「夢露」很相配,且表示她已經保留了可證明格蘭戴絲是美國前總統詹姆士·門羅的後裔的文件。但是,這個文件始終都未公開。瑪麗蓮的外祖父奧的斯·門羅是賈科波·門羅(1831年-1872年)的兒子,因此不可能是門羅總統的嫡系後代。

 

往後的幾年間,夢露的星途尚未有長足的進展。根據她的傳記,1948年12月31日,製片商撒姆·施皮格爾舉辦了一場晚會,在晚會上,夢露邂逅了威廉·莫利斯事務所的合夥人約翰尼·海德。與格雷斯一樣,海德感覺夢露極有潛力成為一名巨星;而與格雷斯不同的是,曾經發現並捧紅了拉納·透娜以及麗塔·海華斯的海德非常有能力幫助夢露成為巨星。儘管海德已有妻室而且到了可以當夢露父親的年齡,兩人還是墜入了情網。由於海德的極力推薦,瑪麗蓮演出了兩部成名作:「夜闌人未靜」和「彗星美人」。

 

一舉成名

 

首期《花花公子》封面照片

 

1949年5月27日,攝影師湯姆·凱利為夢露拍攝了數張裸體照片,用以出版金色夢幻小姐月曆。夢露為此得到了50美元。登在月曆上的照片並沒有寫上姓名。但是後來有人以匿名信威脅夢露,說要揭露這個事實。結果,夢露自己把這張照片賣給了雜誌出版商休·海夫納。後者便是美國著名情色雜誌《花花公子》的創辦人。於是,夢露的裸照被登在花花公子的創刊號上。據夢露在《我的故事》中的回憶,當初她這麼做完全是因為很窮。儘管當時還未有花花公子女郎的說法,但是夢露已經被公認為第一位花花公子女郎。

 

年老的海德曾多次向夢露求婚,並告訴夢露,她將擁有龐大的遺產。但是夢露仍然拒絕了。她在自傳表示,雖然她也愛海德,但是兩個人並沒有陷入情網。根據唐納德·斯博托的傳記,夢露曾連續好幾個星期沒有理會海德,並且與時常出沒于各種舞宴的製片商約瑟夫·申克續簽了合約。1950年12月18日,海德因為心臟病突發而去世,夢露為此感到非常自責。後來海德的家人將夢露趕出了貝弗利山莊的豪宅。在海德的葬禮舉行之後,夢露也曾經嘗試過自殺。

 

1951年下半年,福克斯公司確信夢露極具發展潛力,提供她在大螢幕的發展空間。到了1954年,夢露已經主演了《紳士愛美人》、《願嫁金龜婿》和《娛樂至上》等影片,成為當時最耀眼的女明星。但是她對達利·扎努克設計的美女角色感到乏味。於是她解除了合約,前往紐約藝人工作室(The Actor's Studio)學習演藝。她與攝影師密爾頓·格林合作成立了自己的製片公司,拍攝了大獲成功的《七年之癢》。然而在當時整個電影產業的發展過程中,夢露的事業也起伏不定。之後夢露拍攝的《游龍戲鳳》就遭到了挫折。當傑恩·曼斯菲爾德、咪咪·范·杜倫和希麗·諾絲開始被觀眾感到厭倦的時候,扎努克才真正意識到自己的失敗。畢竟這些女明星所演的角色本來是為夢露所設計的,夢露正是因為害怕自己的戲路被定型才推辭了這些角色。夢露簽訂的新一輪演出合約使她擁有更多發揮的空間,以及一年製作一部電影的權利。接下來她拍攝了喜劇片《巴士站》。這段期間與她合作的明星包括加利·格蘭特、克拉克·蓋博、勞倫斯·奧利弗、約瑟夫·哥頓、理察·威德馬克、簡·盧塞爾、勞倫·巴爾考、艾索爾·摩曼、查爾斯·勞頓、托尼·柯蒂斯、伊維斯·蒙坦德(夢露與他在拍攝《願嫁金龜婿》期間傳出過緋聞)。

 

三度婚姻

 

1942年6月19日,夢露與詹姆士·多爾蒂結婚。在多爾蒂寫的《夢露不為人知的幸福(The Secret Happiness of Marilyn Monroe)》和《給諾瑪·簡的愛,吉米(To Norma Jeane With Love, Jimmie)》兩部書中,作者一再強調他們曾經深深相愛,他認為如果夢露沒有執著於明星夢的話,他們會一直生活得很快樂。1946年,夢露結束了她的第一段婚姻。而多爾蒂則一直生活在緬因州,並且接著有過兩段婚姻。

 

1951年,美國棒球明星迪馬喬與芝加哥白襪隊的兩位球員一起欣賞了夢露的一部影片,在他退役之後,終於向經紀人提出希望能夠安排與夢露見面。然而夢露卻不喜歡他那老掉牙的幽默感,所以起初沒有答應約會。1954年1月14日,經過2年的苦苦追求,體育明星與夢露終於在舊金山市政廳秘密登記結婚,但是消息仍被傳開,一時轟動美國。

 

其實兩人的結合有著非常複雜的原因。因為迪馬喬個性善妒,而夢露在演藝事業上又難掩光芒。縱然這對夫婦偶爾都想過著平靜的生活,但是夢露的演藝天份和在影劇圈發展的企圖心淡化了兩人的情感。也有評論說由於狄馬喬不講究衛生和潔淨,而被夢露厭惡。他的傳記作者理察·本·克萊默則認為這不是主因。一件小事情或許能點出問題:導演比利·威爾德回憶說,當影片《七年之癢》中夢露的裙子走光鏡頭在紐約來剋星頓大道的數百名影迷面前曝光時,狄馬喬的臉色變得鐵青。在他們結婚登記274天之後,夢露終於提出了離婚的要求。

 

1956年6月29日,夢露與劇作家亞瑟·米勒開始了她的第三段婚姻。當他們從英國回來後,夢露發覺自己懷孕了。然而她卻因為有子宮內膜異位症,導致子宮外孕。為了保住她的生命,他們不得不選擇流產。之後的第二次懷孕依然以流產告終。

 

直到1958年,夢露非常珍惜這段婚姻。她不僅支付了米勒前妻的贍養費,且動用了自己公司的資金為米勒在英國購買了一輛捷豹汽車。米勒也專門為妻子創作了劇本《不合時宜的人》作為情人節禮物。但是在這部影片開拍時,兩人的婚姻已經宣告破裂。夢露的行為和對毒品、酒精的依賴導致了婚姻的結束。1961年1月24日,兩人在墨西哥正式離婚。

 

此後,迪馬喬再次走入了夢露的生活。同年2月4日,夢露的心理醫生將其安排進入曼哈頓的Payne-Whitney醫院治療,據報導當時她被列為最嚴重級別的病人。六天後,迪馬喬將其轉至哥倫比亞長老會醫院治療。3月5日,夢露出院後到佛羅里達州,陪著擔任紐約洋基棒球隊教練的迪馬喬。儘管他們聲稱「只是朋友關係」,但是複合的傳聞已經沸沸揚揚。鮑勃·霍伯甚至在1960年奧斯卡獎頒獎典禮上,將最佳候選歌曲之一的「重新開始」獻給了夢露「夫婦」。根據迪馬吉奧的傳記作者Maury Allen回憶,他在1962年8月1日辭去了一個軍方的工作而回到加利福尼亞,並且請求夢露與他復婚。

 

1962年2月17日,亞瑟·米勒與《不合時宜的人》劇組中的攝影師Inge Morath結婚。在1964年1月,米勒在其劇本《After the Fall》中創造了一個美麗天真又充滿貪慾的夫人形象。這種影射令夢露所有的朋友都感到不滿。而他創作的百老匯劇本《Finishing the Picture》,也是以《不合時宜的人》的創作過程為背景的。

 

1962年5月,夢露在甘迺迪總統的生日晚宴上獻唱了《總統先生,生日快樂》。當晚她所穿的法國薄紗裙在之後被克里斯蒂拍賣行以創紀錄的130萬美金拍賣成功。夢露在即將完成《愛是妥協》一劇的時候,因為緋聞事件被福克斯公司再次解僱。此後夢露的生活即比較黯淡。

 

夢露之死

 

1962年8月5日,夢露在洛杉磯布萊登木寓所的臥室內被發現已經去世,終年36歲,死因是過量服用安眠藥。聯想到之後的甘迺迪總統被刺事件,一些輿論認為夢露之死乃由於她捲入了甘迺迪家族與政治圈的黑幕。但是,甘迺迪的數位緋聞女友如朱迪思·坎貝爾·埃克斯納(她也是黑幫領袖薩姆·詹卡納的情婦)等都活得比甘迺迪更久。因此這種推測仍有疑點。另外《瑪麗蓮·夢露最後的日子》的作者唐納德·沃爾夫卻比較合理地解釋了夢露之死與甘迺迪的關聯。

 

死因的傳統說法

 

發現夢露遺體的是與她住在一起的管家恩尼奇·穆雷,這是由夢露的心理醫生拉爾夫·格林森所委派的。有趣的是,穆雷在夢露去世數天後,帶著夢露簽發的200美元的支票到銀行要求兌現。但是比華利山的花旗銀行拒絕承兌並指出該支票在不久前已過期。目前這張支票仍被保存在好萊塢娛樂博物館的夢露展廳內。到了70年代,穆雷終於在《瑪麗蓮,最後的幾個月》一書中講述了夢露去世的當晚的一些不為人知的細節。

 

1982年,洛杉磯警方正式調查夢露的死因,但沒有找到存在犯罪的有力證據。負責遺體檢驗的托馬斯·野口醫生(他也是羅伯特·甘迺迪、納塔利·伍德和威廉·霍爾登等人的檢驗醫生)在他的著作《驗屍官》中寫道:瑪麗蓮之死有很大的可能是自殺。但是,他也承認在檢驗中並未發現其胃中殘留有致死的安眠藥殘渣。因此有一種觀點懷疑夢露通過靜脈注射的毒品導致了這場悲劇。

 

死因的最新說法

 

但是由2007年3月,FBI解密的最新文件中顯示,夢露之死與其被好友誘騙有關係,並暗示,當時的美國司法部長羅伯特·甘迺迪也對該計劃有所了解。

 

這份由聯邦調查局于1964年10月19日提交的報告(見外部連結),被列為高級機密。報告暗喻,夢露視「自殺」為逢場作戲,未料反遭人弄假成真。她的朋友、醫生、管家、私人助理和公關代言人均參與此項陰謀。報告說,夢露之死很可能是她的朋友、好萊塢明星彼得·勞福德一手策劃。「彼得·勞福德從瑪麗蓮其他朋友處得知,她為了贏得眾人同情常假自殺」,由此開始策劃「誘導她再來一次」。

 

報告說,勞福德和夢露的醫生拉爾夫·格林森定下「特殊安排」,讓格林森給夢露開藥,「他開了60片速可眠,劑量不同尋常」。

 

管家尤妮斯·默里經格林森推薦才得到夢露僱用。「夢露去世當天……她的管家將藥瓶放在桌上。」

 

報告說,夢露受騙吞下用於治療失眠和緩解焦慮的藥物速可眠。此前夢露周圍的人對她說,她服藥後將被及時發現且搶救,不會任由她昏迷不醒。但事實的發展是,「格林森醫生直到被宣佈確認她已離世才過來看她。」

 

這篇報告以「羅伯特·甘迺迪」命名。暗示,夢露緋聞情人、時任美國司法部長的羅伯特·甘迺迪不僅知曉這一陰謀,還參與其中。而此前,「陰謀論」的支持者一直懷疑夢露之死並非自殺這樣簡單,它最早很可能與羅伯特·甘迺迪與其兄美國前總統約翰·甘迺迪有關(介入總統的婚姻)。

 

報告並未指出眾人誘導夢露自殺的動機,但指出,夢露意識到羅伯特不會按照承諾離開妻子後,曾威脅要將他倆的「羅曼史和風流事」公之於眾。

 

報告還說,羅伯特曾對夢露承諾「一切有我」,但夢露還是被公司解約,為此兩人曾有「不愉快的交談」。

 

勞福德是甘迺迪的妹夫。報告說,夢露去世當天,「羅伯特·甘迺迪給彼得·勞福德打電話,以確認夢露是否已死。」勞福德給夢露打電話,「此後再打一遍,以確保她不能再接聽了」。而今,涉嫌參與陰謀的人均不在人世。所以無法再根據絕對真實的場景,予以驗證,正如澳洲電影導演利普·莫拉所說:「這也許我們更接近了歷史真相,也許這一切不過是憎恨甘迺迪的人幾十年前的宣染花招。」

 

其它

 

迪馬喬負責夢露的葬禮。在此後的二十年中,他每周三次地將一打紅玫瑰送到夢露的墓前。與其他和夢露有過親密關係的男士不同。迪馬喬從未公開談論過夢露,也從未寫過相關的書稿。

 

夢露的墓地安於洛杉磯郊區著名的Westwood Village紀念公園公墓。就在夢露想退出影壇的時候,她曾經笑著對她的化妝師Whitey Snyder說以後也要為她的遺容化妝。幽默的化妝師也開玩笑說,如果遺體送到他面前時還留有餘溫,他就答應這個委託。數日後,他收到一封簡訊,寫著「親愛的Whitey,趁著我尚有餘溫。瑪麗蓮」這位化妝師守諾了。

 

夢露的母親格蘭戴絲在精神病醫院接受治療的時候,與她的最後一任丈夫John Stewart Eley結婚,但1952年她的丈夫不幸去世。之後在1970年代早期,被診斷為精神分裂症的格蘭戴絲離開了療養院,前往佛羅里達。1984年3月1日,她因心臟衰竭,在一家護理院中去世。或許是因為她喪失了記憶,格蘭戴絲生前一直拒絕談論諾瑪·簡或瑪麗蓮·夢露。這位極度崇拜電影明星諾瑪·塔爾梅奇,以致為其女兒取名為諾瑪的女人,或許永遠都不知道她成為史上最出眾的電影明星的母親。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