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 Whim   |   活動花絮   會員專區   |   購物條款   |   登入/加入   |   客服總部     
異想飾界 異想囈語 靈魂符碼 夢想城堡     搜尋             購物袋

探索---AV女優的始祖


吉原遊廓就像一個經營得道的大企業,遊女的美色就是它的商品。一個好的企業需要健全的制度,吉原也有細瑣嚴格的規則,這些規則確保吉原有條不紊地發展,也確保了它的“商品質量”,讓男人們在色欲世界中不能自拔。

 

吉原四周都有溝渠圍繞,整個吉原遊廓,只有一處出入口。這個出入口由幕府官員把守,有專門的崗哨,督促貴人下轎,武士卸刀,同時也將遊女牢牢限制在吉原世界中,避免她們誘惑整個江戶。因此,女人們要進入遊廓,必須到吉原門口的小事務所辦理身份證明,否則,很有可能被當成遊女,關到遊廓裡出不來。

 

遊廓的一天由黃昏開始,當遊女換好衣裳、畫好妝,店裡的人拜祭完神明以後。還不能接客的年輕少女(新造)就在神壇前奏起了三味線,遊女們便從二樓緩緩走下,與外街隔著的格子,等待客人挑選,稱為見世。而這三味線的演奏直到半夜十二點才得以歇息。

 

遊女分為許多等級,最高級的遊女稱為太夫,其次為格子、局、散茶、次女郎等...花魁(おいらん)則是吉原一地後期對於太夫的稱呼,意思原為:「我們家的大姐頭」。在極盛時代,吉原一地約有60~70位太夫,但是由於轉移到新吉原,以及幕府大力掃蕩江戶中的私娼館(岡場所),並將其中的遊女趕進吉原,且隨著客人階級的轉化,到了18世紀中,花魁則從吉原徹底消失。

 

吉原是個大世界,遊女們來自日本各地,她們的語言也需要統一,發音、用詞都很有講究。而堪稱尤物的吉原遊女,也並非都出自貧苦人家,其中還有不少還是貴族出身,家庭突遭變故的大家閨秀。

 

吉原有專門的人口販子和遊女調教師,他們都自有一套閲女心經,四五歲的女孩子往他們眼前一放,他們只需瞟上一眼,就知道她們日後會不會成為當紅遊女。他們經常奔波於日本各地,尋找資質卓越的女孩,一旦找到,就不惜花大價錢買回。而其中的花魁,也並不是依照遊女的等級一步步往上爬,而是從被賣到遊廓中的女孩中挑選具有資質、極端美麗的,從小加以精英訓練。

 

吉原遊廓有自己的教育機構,女孩子一旦被買回,就立刻被送到這些機構進行培訓。她們要飽讀詩書,舞文弄墨,還要學習彈琴作畫,唱歌跳舞,茶道花道、棋藝、三味線等等訓練,成長過程中也極端地限制飲食種種,確保能長成一流的美女。幾年之後,花魁們在才藝上就不遜色任何一個貴族小姐,但和貴族千金不同,她們還必須具備嫻熟的床上技巧,這種技巧也有專人進行教授。

 

所以,養成一位花魁要花上極高的成本,也因為如此,花魁與其他等級的遊女不同,不會在格子之後等待客人。如果想接近花魁,則必須到稱為「揚屋」的茶店中尋找機會。而第一次到吉原的人,也必須先到「揚屋」接受審核,揚屋類似於今天的旅館,提供飲食、住宿,遊客們可以在此休息歇腳,和遊女飲酒品茶。在吉原大門兩側,有不少揚屋,若想要太夫陪侍,就必須找名聲響、資格老的揚屋。

 

客人到了揚屋以後,得先灑下重金飲食、招喚藝者來顯示自己的財力。這時老闆娘會探探客人的底細,看看適合那一個等級的花魁,“看人下菜碟”,然後再寫一張「揚屋差紙」,請指名的花魁前來,這時重頭戲才開始。

 

花魁往揚屋的路程稱為「花魁道中」,在隊伍最前方的是拿著印有專屬於該位花魁定紋(類似家紋)燈籠的男人,接著是兩位「禿」(指遊廓中10歲前後幫花魁打雜的小女孩),手上拿著花魁的用品。再來才是穿著厚重,腳踏高五到六吋木屐的花魁,其後還跟著數位「新造」(年紀較禿為長,但還未能接客的女孩),以及保鑣等人。

 

由於花魁身穿約20公斤的衣裳,腳踏奇高且重的木屐,所以有「花魁走路比牛車慢」的諺語。走路的方法又分為「內八文字」與「外八文字」,吉原的花魁主要以外八文字為主,不過不管那一種傳說都要花上兩三年的時間練習。永井荷風的俳句這麼比喻:

 

八文字(はちもんじ)
  踏むや金魚の
    およぎぶり

 

到了揚屋以後,要是花魁看客人不順眼,大可掉頭就走。花魁有權決定是否侍奉遊客,如果遊客不合她的心意,就算身份再高貴,面對這種尷尬的場景,也無可奈何。而為了避免被花魁拒絶,遊客也都會為了想辦法迎合花魁的口味,培養風流倜儻的氣質。

 

如果看對眼了,這也只是「初會」而已。客人得用盡方法顯示財力及魅力贏得花魁的好感,當客人為求這一面,也許已經灑下了幾十萬至百萬,卻仍得屈居下位,離花魁所坐上位遠遠的;第二回見面的「裏」也是如此這般;第三回見面,如果花魁準備了寫著客人名字的筷子,這時才代表兩情相悅,該晚才能一親芳澤。但在此之前,遊客還要慷慨解囊,宴請花魁的隨從和工作人員。直到所有人都吃喝滿意了,他才能跟着花魁來到閨房,一直呆到第二天早上。清早起來,花魁要陪着遊客沐浴,吃罷早餐,她還會親自送遊客到妓館門口。花魁不會直接向遊客索要夜度金,只是婉轉地要求遊客幫她置辦寢具,而在當時,一套上檔次的寢具最少也要五十多兩。此後,遊客還要不時給花魁添置傢具,花魁的閨房儼然成了遊客第二個家,他必須負擔花魁的生活,照顧好她的貼身童婢。總之,和花魁一起生活,處處都要用金錢打點。

 

日本人追求風雅、浪漫,就連嫖妓也不例外,江戶時代上流社會的男人很享受這種“緩慢的激情”,三次的見面如同相親、下聘、結婚。之後遊客和花魁多以“夫妻”相稱,不過關係卻相當的不對等,如果客人在這之後找了吉原內其他的遊女,輕則花錢消災,重則受到遊女屋的保鑣一陣毒打;但花魁則可以有許多熟客,如果花魁沒空接見,則有稱為「名代」的新造接待,不陪睡之外,客人還是得乖乖的掏出錢來。

 

世界上,恐怕也只有日本人會這樣曲折委婉地逛風月場所吧。拿破崙時代,法國巴黎也是歐洲聞名的色情王國,那時的巴黎妓女可以堂而皇之地站在大街上拉客,妓館裡就更不講究心靈的溝通了,客人看好哪個妓女,不用擺宴席,也不用幾次三番地試探,直接上床了事。但吉原遊女的魅力,仍舊感染江戶城的男人,並爲日本奠定了好色的傳統。今天的日本,色情業極度發達,日本AV遍佈世界,這其中便有吉原遊廓的“貢獻”。